疫情“摧毁”了全球经济 华尔街却赚翻了
原标题:疫情“摧毁”了全球经济,华尔街却赚翻了
  在这灾难之年,华尔街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场疫情摧毁了大部分的实体经济,却给华尔街的投资者带来了一笔意外之财。
  在经历了2020年的动荡之后,投行、经纪商、对冲基金甚至放贷机构都在计算自己今年到底赚了多少钱。
  年初的时候,当发达国家政府官员们就如何应对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争论不休时,各国央行迅速采取行动,将利率推至新低,几个月后,股市涨至新高。几个月的时间里,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上又多出了3万亿美元的资产,并且承诺还会增加。
  2020年将成为华尔街历史上最疯狂的年份之一,在大多数人都在遭受苦难的情况下,华尔街却可以说迎来了近十年来“最好的一年”。
  各国央行和政府的干预确实阻止了金融混乱,但也制造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贫富差距更加悬殊了。央行和政府为了救市投放的大量流动性,可能有很大一部分都流入了投机者的腰包。
  1、大发横财的投行和做市商
  华尔街最大的几家银行今年的交易收入可能会突破1000亿美元,打破长达10年的低迷。

  在2月下旬的一个周一上午,华尔街似乎意识到,肆虐亚洲的新冠病毒实际上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当天暴跌逾1000点,这是从创纪录高点的第一波急剧下跌。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是市场第一次敲响警钟。
  但对交易员来说,这是他们期待已久的波动性的回归。对于交易商来说,无论市场价格是上涨还是下跌,他们都能通过撮合买卖双方成交而赚钱。
  华尔街最顶尖的银行和Citadel Securities等做市商很快就意识到,他们正面临着一场千载难逢的交易订单狂潮。
  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集团、高盛集团和摩根士丹利这五家美国最大的投资银行的年度交易收入10多年来首次达到1000亿美元的规模。
  麦肯锡公司(McKinsey & Co.)的一项分析显示,截至9月底,整个行业的收入增长了34%。仅在今年上半年,Citadel Securities的利润就增长了一倍以上。
  当美国群众还在等待新一笔救助金什么时候发放时,投行的高管们已经在讨论今年要放多少奖金了。
  一些有能力的交易员也开始待价而沽,比如一名去年拿到250万美元的交易员发誓,如果他在2020年的薪酬不能大幅提高,他将离开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
  不管他们是凭着自己的交易能力,还是靠着美联储的“馈赠”,交易员们都希望从他们为银行赚取的数十亿美元中获得一笔不错的报酬。
  2、如获新生的对冲基金
  今年这次全球性的灾难也把原来岌岌可危的对冲基金给救活了,疫情引发的剧烈市场波动给对冲基金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赚钱机会。
  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淡化了疫情的严重性,一家40亿美元对冲基金的负责人无意中看到了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视频,这让他感到震惊。但他心里明白,事情没有特朗普说得那么轻描淡写,市场即将迎来剧烈的动荡。
  在2020年之前,许多对冲基金似乎正在慢慢走下坡路,但疫情时期的市场波动性回归,让它们如获新生。
  截至今年10月,波阿兹•韦恩斯坦(Boaz Weinstein)在Saba Capital Management旗下的旗舰对冲基金的回报率达到了82%。
  刚进入2020年的时候,他的基金年化回报率仅为约3%,与低成本的市政债券共同基金持平。资产规模也缩水到20亿美元以下。
  与许多对冲基金一样,Saba的策略是在动荡的市场中寻找投资机会,而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市场波动性一直不高。
  研究公司PivotalPath的负责人乔恩•卡普里斯(Jon Caplis)表示,今年的市场动荡为对冲基金提供了一个“急需的”机会,可以向客户证明自己。
  今年大多数投资策略都表现良好,其中一些特殊股票基金收益最高。Caplis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科技、媒体和电信基金的平均涨幅为29%,医疗基金的涨幅为21%。
  就连自由支配的全球宏观基金在苦苦挣扎多年后也开始获得不错的收益,截至11月底,安德鲁•劳(Andrew Law)的Caxton全球投资基金(Caxton global Investment fund)飙升36%,Rokos Capital和布勒旺霍华德资产管理公司(Brevan Howard Asset Management)也获得了丰厚利润。
  Caplis表示,即便疫苗进展顺利,但市场不会很快回到低波动性的环境。在疫情的余波中,投资者仍将面对快速发展的全球经济和宏观因素。比如贸易局势等因为今年的疫情而被忽略的因素。
  3、火爆华尔街的空壳公司IPO
  除了投行和对冲基金外,今年华尔街还有另外一个火到不行的“赚钱项目”。
  在疫情期间,SPACs(空壳公司)公司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IPO。
  SPACs全称为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ies,即特殊目的收购公司。这类公司没有实际的业务,却拥有大量现金,专门用来做兼并和收购交易,也被称为空壳公司、空白支票公司。
  今年以来,超过200家空壳公司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筹集了超过700亿美元的资金,高于过去所有年份的总和。
  金融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全球共有165起SPAC IPO,是2019年的近两倍,2015年的五倍。
  7月份,对冲基金大佬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为一家空壳公司筹集了40亿美元资金,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SPAC IPO。还有PayPal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以及软银的孙正义今年也都参与了SPAC IPO。
  SPAC IPO之所以能够火爆美股,主要原因在于疫情和美国大选给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不确定性,传统的募资方式困难重重,而SPAC为那些急需资金的公司提供了解决办法。
  总之,对于华尔街来说,今年并不算是苦难之年,反而可以说是“丰收之年”。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郭建